导演宫鹏告诉你,B站晚会成功秘诀是什么:数据打造晚会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军星爱乐合唱团的退伍老兵们合作的《种花组曲》,让弹幕变成一片红色;

“2019最美的夜”B站跨年晚会现场。本文图片均为主办方提供

跨年刚过,各地的跨年晚会相继落幕,琵琶演奏家方锦龙又在网上火了。他在B站的跨年晚会上演奏的国乐跨界串烧在网上持续发酵,“壮哉我大国乐”“鸡皮疙瘩掉一地”“老爷子太厉害了”等网友评论不断。1月2日,方锦龙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了他演出这个节目的创意和幕后故事。

摘要:共情和共鸣,是这台晚会的基调。

理查德·克莱德曼奏响《哈利·波特》的《海德薇变奏曲》;

B站跨年晚会火了。

方锦龙在B站跨年晚会上表演琵琶曲《十面埋伏》

第一次去B站参加“2019最美的夜”新年晚会投标时,宫鹏的方案没有通过。曾在北京卫视跨年冰雪盛典、《跨界歌王》等节目担任导演的他带去的是通行的晚会方案,B站以不符合需求否决了。

民乐大师方锦龙打破次元壁,与虚拟偶像洛天依“合体”……

1月3日,在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B站跨年晚会总导演宫鹏坦言,“说实话,B站跨年晚会到底是不是真的很“火”我不是很确定。但是,“出圈”是B站当时提到的需求,他们希望这个晚会不只是做给圈内文化的人看,不希望单纯复刻圈层内已有的UP主晚会、拜年祭等模式,而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晚会。”

方锦龙是一位“网红”琵琶演奏家,此前他悠闲弹奏《琵琶语》的视频给网友们留下深刻印象,随后网友们又发现,他能演奏琵琶、笛、箫、二胡、骨笛等上百种乐器。这次参加B站的跨年晚会,他和当晚演出总监赵兆指挥的管弦乐团合作了一个十分多钟的节目,再一次燃爆网络。

当时,B站对于宫鹏来说,只是一个搜索和学习的工具。“我经常在上面搜国外艺人表演,只要输入关键词就能找到想要的信息,很方便。”他坦言,自己不算B站骨灰级用户,很多“梗”都要请教其他人来了解。

8203万直播人气值、超5829万点播播放量、191万弹幕数。B站跨年晚会后第三天,网友仍在热议这台玩梗玩得飞起的“超神晚会”。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策划这台晚会的?

在节目中,他一口气弹奏了琵琶、高音琵琶、尺八、冲绳三味线等多种乐器,甚至还拿出一个像“锯”的一样的琴,左手拿着“锯”,右手像拿着二胡弓子一样演奏。“那是锯琴,它来源于几百年前意大利的伐木工人。”方锦龙介绍,B站邀请他登台这场晚会时,他知道B站的受众都是年轻人,就想把古今中外的乐器向观众展示。

在B站大楼下的咖啡馆等车时,宫鹏突然想到,应该做一台只属于B站的晚会。“我们重新提了方案,接到电话通知可以继续后,用了十天时间做推演,越来越发现B站包罗万象,我们想做的东西未必是B站社群喜欢的,为此进行了无数修改。”寻找年轻人共情和共鸣的点,为这台日后火出圈的晚会定下了主要方向。

随着月活用户超过一亿,B站代表的,不仅仅是二次元、鬼畜等亚文化,而是一个包含了7000余个文化圈层的大型年轻潮流社区。如何去策划一台针对圈内、但又打破次元壁的晚会?我们采访了这台“超神”晚会幕后的两个人——总导演宫鹏和音乐总监赵兆。

宫鹏:我们确定的方向是,打造一台属于B站的晚会、年轻人喜欢看的晚会,依托于B站的文化属性,要围绕共情点和共鸣点。

方锦龙弹自己的脸“演奏”

截至1月3日18:00,“B晚”直播人气峰值 8203.3万,总播放量4692.8万,直播弹幕
57.4万,点播弹幕142.5万。

共情共鸣家国情怀

其实,当时第一次投标的时候,最初的方案把它当成了平常的晚会,“属于B站的晚会”这个概念并不清晰。

拿着古今中外的乐器,方锦龙和乐团演奏曲目都很跨界。《沧海一声笑》《男儿当自强》两首歌曲和中国古曲《将军令》“嫁接”在一起,经过全新的编曲,来自不同曲目的旋律仿佛一问一答。演奏到高潮,方锦龙疯狂扫弦,舞台上有电吉他迎合,气势恢宏又毫不违和。“琵琶本身就是有侠客之风的乐器,侠肝义胆是中国的民族精神,它和国乐的传统精神是一致的,看得出来网友们也都很喜欢。”方锦龙有些得意。

“选材不决问B站”

导演宫鹏告诉你,B站晚会成功秘诀是什么:数据打造晚会。让次元壁轰然倒下

后来又提出了第二套方案,我们用10天时间对B站的文化做推演,发现B站包罗万象,有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节目策划的时候,我们会更多地问B站的用户,问他们喜欢的是什么,想看到什么。

让网友们更惊讶的是,这个节目的表演是带剧情的。当美国乡村民谣《哦,苏珊娜》的旋律在乐队中响起,方锦龙就在手边的多件乐器中反复挑选,仿佛没一件乐器趁手,他干脆不演奏任何乐器,而是用手在自己脸上“波儿”“波儿”地弹出声音,每一声的音高都不同。而当指挥说要演奏印度的乐器,方锦龙说:“印度的?那得有咖喱味,我来给你试试这个乐器,你看是不是有咖喱味。”说着,他用艾斯拉吉、西塔尔琴这两种乐器演奏起来,随后一大片弹幕飘过,几乎都写着:“果然有咖喱味!”

“这台晚会的产生源于我们对2019年12月31日这个节点的关注,不管是00后、90后还是80后,不同代际都在这个节点进入新的人生。”晚会出品人、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说。晚会总策划、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杨亮认为,在创作形式上,这可以说是一次群体创作。“有了‘共情共鸣’的概念支点,策划团队、导演组、UP主、艺术家、艺人、乐团等,都可以围绕这个支点自由发挥才华。大家心里都有话说,而且说到一起去了。从选题选曲来说,策划团队和主创团队基本是围绕B站内容生态挖掘,‘选材不决问B站’——‘问B站’指数据和搜索,但并非完全以数据高低来做判断标准,而是数据质量。”

4日,B站跨年晚会总导演宫鹏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表示,共情共鸣,是打破次元壁的关键。

B站UP主演绎日本经典动漫主题曲

“这是我故意这么设计的,我演奏乐器光演不行,还得说,这是我的‘方式脱口秀’。”方锦龙说,节目在策划阶段,他就是想在其中加一点“小品”的表演成分,“从头到尾的演,观众也会疲惫,不知道我们在弹什么,那我就轻松地讲出来,这样观众既能了解很多知识,还会觉得有趣。”

宫鹏团队从B站拿到用户数据,根据数据分析出日漫、国风等不同节目类型。比如《钢铁洪流进行曲》这首歌就是数据分析后的选择。“我们发现B站上《亮剑》的鬼畜最多,决定选择这样的类型方向,融合B站上年轻人另类的爱国表达。”

“这是一台用大数据打造的、精准投放的晚会,看似混乱的节目背后,其实有一条隐秘的逻辑,那就是这些节目都与B站过去一年的内容和文化有关。无论普世爱好,还是小众需求,都能在这场晚会里得到满足和共鸣。”宫鹏表示。

澎湃新闻:晚会节目为什么能吸引年轻人?

方锦龙演奏印度风乐曲,满屏弹幕说:有咖喱味了

选择《哪吒》,因为它是今年大热的电影,“希望十岁、二十岁、三十岁的人都喜欢。”

精准投放,“算出”观众喜好

宫鹏:B站提供了数据。通过分析数据来了解用户群体的文化属性,了解年轻人的态度与方式。

“一定要好玩”是方锦龙从事音乐一向秉持的原则,这是他深受观众喜爱的原因。对此他有自己的思考:“我们的音乐已经走出国门,但还未必走进国人的心里。”方锦龙说,我们有那么多大师级别的演奏家,在国际上打出中国的名号,给中国争光。“但是在不少人心里,很多音乐还停留在殿堂上,国人觉得它高雅,但可能不觉得这些音乐能走进生活。”方锦龙偏偏用传统乐器演奏时尚的歌曲,甚至把自己当“人型乐器”,在自己脸上弹出旋律,就是为了让大家觉得,“音乐的‘乐’和快乐的‘乐’其实是一回事”。

放进张蔷《Let’s Disco》,是为了满足三十五到四十岁人群的兴趣。

红星新闻:你们是如何去策划这台晚会的?

我发现这些年轻人是很正能量和阳光的,他们在B站学习,是多元化的、想象力很丰富。并且每个领域都有专业的UP主,有独到的建树,这是在B站的文化群体里才会有的。做完晚会,我自己也越来越喜欢B站。

不过,用古典音乐或国乐演奏流行歌曲,一直被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太简单、太俗,甚至有些“掉价”,但方锦龙不这么认为。“不要用这种观念看待老百姓,这是老百姓喜欢的东西,尤其受年轻人喜欢,如果国乐永远曲高和寡,最后肯定就没有人传承了。”方锦龙常常感慨,他自己从事音乐已经42年,但出名是在近十年。“前30年我也做传统的协奏曲、组曲,这很重要,帮我打下了基础,但近十年我开始跨界,这才走了出来。”

“很多节目都是满足不同圈层的情怀点,最终变成舞台的呈现。B站也会给出反馈信息,比如歌曲《我的舞台》出自动画《我为歌狂》,这个动漫在B站用户心目中有特殊的分量。”

宫鹏:我们策划节目时,B站提供了数据。数据在受众喜欢的方向和类型上,做了很强的梳理,我们通过分析数据,了解用户群体的文化属性。

根据数据发现,在B站上,日漫、国风等都是用户喜爱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发现《钢铁洪流进行曲》出来之后,很多用户在B站上做态度表达,同时还发现,《亮剑》的鬼畜很多,《亮剑》文化在B站上是独有的。考虑到年轻人这种有新意的爱国表达,我们把《亮剑》和《钢铁洪流进行曲》融合到了一起。

也就是在近十年中,他发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其实深爱着国乐,每次看到国乐的跨界演出都非常兴奋,被传统乐器的表现力折服。他这个被网友们称为“老爷子”的人,也渐渐熟悉了年轻人在弹幕上的习惯用语:“收下我的膝盖!”“这段演出,血书建议上春晚。”感受到观众的喜爱,方锦龙也跟着兴奋起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中国长大的年轻人就有喜欢国乐的基础,国乐的市场很大,但是需要开发。我们就是要找准年轻人喜欢什么,把他们吸引过来!”

以往,晚会编排更多靠导演来想,导演的个人意志会在节目中有较多体现,有时难免闭门造车,往往当下流行什么,就放入什么佐料。“B晚”建立在数据基础上,导演成为视觉呈现方法的规划者,对宫鹏来说也是第一次。

宫鹏

B站也会及时给到反馈信息。比如,《我为歌狂》这个动漫在B站人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分量。还有《哪吒之魔童降世》本身就是一个爆款的动画片,因此这个节目受众面更广,可以满足所有人的情怀点。

跨界融合,弹幕狂欢,打破“次元壁”

“B晚”节目不是导演一个人说了算。比如晚会中出现的日漫歌曲是从B站曲库中,经过严格的淘汰机制,以100进50、50进30、30进10的“严酷”赛制层层筛选出的。“说实话,很多歌我都没听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画。我就在办公室里放歌,观察大家的反应。歌一放,大家都嗨了,我就知道这是用户想要的音乐。”

BiliBili晚会 总导演

张蔷的disco表演,我们当时觉得可能会是四十岁左右的观众感兴趣,希望把这样的节目也放进来满足这部分人群的喜好。

B站跨年晚会引发年轻人共鸣

宫鹏坦言,以往的晚会编排不乏数据考量,但多是简单了解谁有流量、谁热,就选择谁上,“B晚”更精确,多少点击量、多少人做鬼畜等等,都有明确的数据支撑。比如吴亦凡的《大碗宽面》来自B站的全民舞动,抛开流量明星的加持,这首歌本身在B站文化中也有土壤。“可以说,这是一种精准投放,拿到强有力的数据后,分析其中喜好类别和年龄层次,选择共性更大的。”

我们发现,B站的年轻人很正能量、很阳光,他们在B站学习,是多元化和想象力丰富的。除了国风和日漫,我们发现,很多B站用户对《钢铁洪流进行曲》做了态度表达,同时发现,针对《亮剑》的鬼畜很多,《亮剑》文化在B站上是独有的。考虑到年轻人这种有新意的爱国表达,我们把《亮剑》和《钢铁洪流进行曲》融合到了一起。

另外,吴亦凡的《大碗宽面》在B站上的鬼畜视频很多,我们也搜集了很多相关视频。暂且不考虑艺人的流量,它在B站的文化圈层里也是有土壤的。

每逢跨年夜,各大平台都会推出自己的晚会,今年视频网站bilibili的跨年晚会却最为年轻人津津乐道,至今热度未消。除了方锦龙的登台演出,还有《权力的游戏》主题曲、《哈利波特》主题曲、《钢铁洪流进行曲》等多个亮点,戳中了年轻人的心。

当然,节目编排上还要考虑晚会的章法,按照晚会的法则强化或留白,按照晚会的方式重新梳理。“数据只是选择方式,最终还是要套用晚会的叙事逻辑,用晚会的叙事方式来承载。”

《亮剑》中楚云飞的扮演者张光北参加了本次晚会

数据在受众喜欢的方向和类型做了很强的梳理。我们在数据里选择共性更大的节目,并且也要让节目可以满足不同人群喜欢的观赏点。

从演出阵容看,从主流文娱市场当红的五月天、吴亦凡、邓紫棋、周笔畅等艺人,到“不那么流行”的艺术界代表音乐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国乐演奏家方锦龙,再到垂直圈层钟爱的动漫游戏经典IP、虚拟偶像,B站晚会的内容十分多元。国乐大师方锦龙与洛天依跨次元合作的梦幻舞台《茉莉花》,新老音乐人把复古浪潮、主流流行音乐、中西文化、不同代际和圈层文化融合在了一起,被赞打破了“次元壁”。

导演遗憾的细节是什么?

同时,B站也会及时给我们反馈信息。所以,这其实是一场基于B站用户大数据的晚会。

除此之外,UP主的出演也是我们跟B站共同探讨的。这是B站的晚会,一定要有UP主的演出。但是,也要保持体量,注重节目的差异性。比如,第一部分日漫回归音乐本体,交响乐团配合UP主演出。第二部分,在舞台包装上我们制作了新国风的概念。

音乐风格突出也是B站晚会的亮点,可以用“看得见的交响乐”来形容。无论是《哪吒》《去流浪》这样由人气歌手演绎的流行金曲,还是《镇魂街》《我为歌狂》中的动漫经典曲目,全部进行了交响化改编。更让年轻人激动的是,他们钟爱的《火影忍者》等动漫、《魔兽世界》等游戏、《权力的游戏》《哈利波特》等影视作品,也都被改编成了气势恢宏的交响乐片段,“见缝插针”地安排在不同的节目中。每次这些熟悉的旋律出现,弹幕中都是一篇狂欢。

宫鹏提出的“可视化”交响音乐会方案,是打动B站的原因之一。“我不希望把交响乐变成伴奏,为此和B站、艺人反复沟通,很多作品进行了重新编曲伴奏。”比如GAI的《哪吒》经过重新演绎编曲,变得更“燃”了。

红星新闻:这是您做的晚会中第一台根据数据打造的吗?您觉得未来用数据打造晚会,会成为趋势吗?

理查德·克莱德曼和交响乐团演奏《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主题曲

晚会也并非没有主流文化内容,而是也用二次元的手法表现。晚会中,著名演员张光北和退伍军人一同演绎了一首今年国庆阅兵的配乐《钢铁洪流进行曲》。张光北是B站网友最熟悉的形象之一,他出演的《三国演义》和《亮剑》的片段,被B站网友制作成多种版本的“鬼畜”视频,深受年轻人喜爱。《钢铁洪流进行曲》也因为曲调太“燃”,被B站用户用不同乐器自发改编成多个版本。晚会上,张光北和《钢铁洪流进行曲》的“合体”,让年轻人激动不已。

为了形成中西碰撞的效果,宫鹏邀请民乐家、B站有名的“琵琶精”“人形乐器”方锦龙加盟。做节目策划时,导演组发现“他会的实在太多了”,于是用了一下午时间一点点演算,在各个乐器和曲目中寻找对应点,才有了中阮演奏的《魂斗罗》、尺八吹出的《火影忍者》、高音琵琶拨出的《教父》等让网友齐刷刷“下跪”“泪目”的经典演绎。

宫鹏:这次节目安排,我们完全遵照了B站数据,比如某首歌在站内有一千万人点击,证明它确实很火。但晚会有自己独特的叙事逻辑和情绪起伏,数据只是作为参考,还要套用晚会讲故事的逻辑,再用晚会的叙事方式去承载。

澎湃新闻:你在节目编排方面还有哪些考量?

弹幕文化也助推了B站晚会的再传播。年轻人看B站晚会,会以弹幕的形式发布自己的评论和感受,增强了观众的互动性。《火影忍者》等动漫音乐出现,弹幕里一片“童年回忆”,引发共鸣;朱广权等“段子手”主持时,网友们则发弹幕“接下茬”,弹幕中就出现了更多新的段子。看回放的网友除了被晚会内容戳中,也被弹幕中的“段子手”戳中,也就吸引了观众的反复点击和多次传播。

在现场,方锦龙突然打断演奏,提出“少了咖喱味”,也来自前期策划。“一开始,担心民乐类节目太专业,缺少娱乐性和可观性,用户接受起来有些门槛,包括加入‘弹嘴’也是想加入趣味性。突然打断也是考虑到11分钟可能太长,希望三个段落各有层次和花样,每一分钟都不枯燥。”宫鹏说。

吴亦凡、邓紫棋、五月天登台

宫鹏:最开始想到,交响乐在晚会上还没有呈现过,很有新意。《权力的游戏》、《哈利波特》等影视的主题曲,其实都是强交响乐属性的。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韩轩

“B晚”舞美惊艳网友,各种华丽的激光效果让很多人边看边担心“经费在燃烧”。不过,宫鹏透露,舞美投入不像大家猜测的那么高。“我们不希望观众觉得有太大的视觉冲击,有些地方会强化现场氛围,有些地方也有留白。”洛天依的出现,也没有造成太大麻烦,“这项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团队沟通起来也顺畅。”在他看来,整场晚会最大的难度是把交响乐和表演有机结合。“交响乐是听的,表演是看的,两种感官结合很难。”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们导演成了数据的视觉呈现方法规划者,所有节目都是基于数据,包含了很强的B站文化属性,囊括了大家的共情点,所以这是一个精准投放的晚会。

但是另一方面,交响乐比较高雅,我们想着让它落地,将流行音乐与之相融合,在符合音乐属性的前提下做一些改编。比如,GAI的音乐,本身是有programme的,我们就会和他沟通,通过与交响乐相融合,改变以往的风格,使之更燃。

编辑:金力维

宫鹏坦言,晚会录制完成后,第一版粗剪效果并不令人满意。“第一版剪辑是晚会思路,交响乐和节目没有关联性,网络观众很可能是看不懂的,为此我们在后期上做了很多调整。比如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哈利波特》音乐的最后一个画面,一定要落在他和月亮城堡之间。为此,我们一点点抠细节,观众看得舒服,才能感同身受。”

我觉得,用数据分析来做对艺人的邀请和对节目的规划,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方向。

节目编排方面,我们用数据分析用户具体喜欢看什么内容,然后再用晚会的章法去编排、重新梳理,包括整套晚会的情绪起伏和叙事逻辑等。

流程编辑:洪园园

从最后的呈现效果来看,宫鹏认为,“整体和创意偏差不大,个别还有可改进之处。”比如周深的《千与千寻》背后车厢开动的场景没有拍摄出想要的氛围;张蔷的迪斯科最后一部分应该关闭全部舞台灯光,更好展现纯粹的复古感;《大碗宽面》的伴舞服装和视频有些撞色,没能凸显出舞蹈效果等,这些细节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红星新闻:有没有关于晚会特别的故事分享?

实际上,以往的晚会,导演组的思想太强了,有明显的导演属性和符号性在里面。而在这台晚会里,导演变成了规划者,对B站文化做一个梳理。

“出圈的确是B站提出的需求”

宫鹏:我们导演团队基本都是85后,节目在此前早已录完,发现呈现的效果不好,后来又花了10天不眠不休地修片。

具体选歌上,比如B站提供给我们100首热门日漫的歌曲。我们就在办公室做测试,放出来给团队的年轻人听,看看他们听着哪首歌就嗨起来了,其实开始我都不知道《Déjà
vu》。歌就是这样100进50,50进30等等选出来的。

晚会播出后,宫鹏也去看了B站的视频弹幕。“有点意外的是《钢铁洪流进行曲》和方锦龙的部分,当时剪完后还有人担心方锦龙的节目太长,想再剪短一点,我坚持保留了。有了数据分析,我觉得他们会被网友喜欢,但没想到能成为爆款。”

我印象很深的是《哈利·波特》的《海德薇变奏曲》,请了赵兆老师做音乐总监。赵老师本身是80后,懂交响乐,也玩游戏,是B站用户,和他沟通一拍即合。但当他知道是《海德薇变奏曲》时也发怵了。他专门找出珍藏的原版给我听,告知我实际操作难度大,担心自己演奏不好对不起原作者。

至于破次元壁,刚开始出现次元概念的时候,是属于一个强属性的划分。但现在有了破次元壁的概念,其实整体的包容性提高了,大家都在去接受不一样的事物。无论几次元,好的东西大家都会喜欢。

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军星爱乐合唱团。之前,宫鹏看过他们的演出,对全员退伍军人的组合印象深刻,有了《种花组曲》节目创意后,他一下子觉得,军星爱乐合唱团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一般不参加社会演出,我和他们聊时,他们只知道去参加一个晚会,并不知道B站是什么。除了节目中传递的军队情怀外,我还告诉他们这里有交响乐,有老师帮助指导修正演唱,还特意写了和声谱、配器乐谱等交给他们练习,让他们明白我们是在认真对待这件事,而不是请他们来当‘道具’。这也是打动他们愿意出演的原因。”

后来赵老师说让大家演奏这首曲子时都戴上巫师帽,巫师帽是他自己花钱买的。事实上,这个细节也确实被大家记住了。

虚拟主播洛天依和国乐大师方锦龙演绎《茉莉花》

真正到了B站晚会,上台前,军星爱乐合唱团的老人们还是被现场爆发的热烈掌声吓到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燃”的场面,很多人有些发怵。得知表演被年轻人点赞,并由此迸发出爱国激情,这些退伍老兵也非常开心。

破圈,共情共鸣是打破次元壁的关键

澎湃新闻:晚会播出后,方锦龙的节目受到追捧,观众纷纷在弹幕上留言“来补课了”。

晚会在设计中有没有考虑过给网友发“弹幕”的点?“其实想过拿张蔷做测试。”宫鹏笑说,决定邀请她参加时,工作人员都问,“她是谁?”放了她的几首歌后,大家都恍然大悟说“听过”。“我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包括方锦龙也是。我们希望在节目中有留白空间,大家看完后会搜他是谁,或是根据节目中标注的乐器去了解它们是什么,产自哪里。”

红星新闻:您认为B站跨年晚会爆红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会“火”出圈外?

宫鹏:像方锦龙大师的《韵界》和《钢铁洪流进行曲》的走红,是我意料之外的。

“B晚”触及了很多人的“回忆杀”,让众多网友为往日的情怀干杯。宫鹏对此并不意外。“我们通过数据找到了大家的回忆杀,这说明,花了两个晚上分析数据是有意义的。”一开始,他没想到晚会能火出圈。“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晚会有多火。但出圈的确是B站提出的需求,希望带动更多人看到不一样的文化。B站也有自己的UP主拜年祭,这次晚会不是复制那种模式。”

宫鹏:主要由于晚会文化属性的多样性,‌‌照顾了各个圈层、各个年龄层次的人。

当时剪辑的时候,导演组内部也有分歧,有导演认为《韵界》这个节目有点太长了。根据数据分析,我认为方老师是B站用户喜欢的“神人”。虽然我很坚持保留这两个节目,但同时也有些担心年轻人到底会不会喜欢。不过没想到它会是个爆款。

通过晚会策划,也让宫鹏对B站产生了感情。他觉得,B站文化看似无厘头或是“鬼畜”,其实是一种想象空间。“B站上的年轻人很阳光、积极,具有上进心。我通过做晚会搜集了大量东西,才明白为何许多UP主把好好学习挂在嘴边,这里有许多正能量的引导。B站文化包容多元,每个领域都有专业UP主,有丰富的想象力和脑洞,也有自己独到的建树。”宫鹏认为,如今社会包容性正在增强,没有绝对化的二次元、三次元受众群,好的内容可以被广泛接受,次元壁不那么明晰。

晚会最后确定的方向,是做一个属于B站人的晚会、年轻人喜欢看的晚会,所以围绕着共情和共性上做功课。做方案时,我们花了10天时间对B站的文化做推演,节目策划时,也会去问B站用户他们喜欢什么。

之前提到,B站晚会以交响音乐会出发。我们有交响乐团,有电声乐团,方老师又是国乐大师,起初想做东西方乐器的碰撞。

“B站的社区和内容生态是兼收并蓄、充满养分的。年轻人喜欢和感兴趣的内容,都能在B站找到;不同的文化、圈层,都可以在B站生长,不管是ACG、国风、VLOG,还是明星。晚会是一个佐证,也是一个起点。2020年,我们会有更多积极动作,让更多内容和用户融入B站。”李旎说。

“出圈”是B站提的需求。他们希望,这个晚会不只是做给圈内人看,不希望单纯复刻圈层内已有的UP主晚会、拜年祭等模式,而是希望让更多人看到一台不一样的晚会、一种不一样的文化。所以,虽然是通过数据分析所得的节目,但也不单纯属于某个圈层,而是考虑到不同群体、不同人的需求。

后来我们实际策划的时候,发现方老师会的乐器太多了,想到可以以乐器的差异化来配合剧情。当时导演组和方老师、赵兆老师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去盘点,选音乐、对乐器。导演组认为,如果节目的专业性很强,缺少娱乐性的话,大家接受起来会有点门槛。方老师现场演绎了一段指弹嘴,我们觉得挺好玩的。

尽管B晚成功出圈,但宫鹏认为,像B站这样强社区属性的平台并不多。“是否做圈层化晚会,要看不同平台的属性。但通过数据分析邀请艺人、规划节目,可能会成为未来的方向。”

红星新闻:您认为次元壁被打破的原因是什么?能否提供一些共情共鸣的具体案例?

所以,我们最后所设计的是让这11分钟的节目分成三个篇章,分别强调琵琶的音乐属性、丰富表演形式、以及跨界合作,这样不枯燥,更有可看性。

宫鹏:我认为,并不是我去打破了这个次元壁,而是大家已经改变了文化消费的习惯,对文化消费的包容性和多样性,让破次元可行性更高。

实际上,整个晚会都在分析交响乐到底有什么玩法。我们根据数据分析定了《中国军魂》和《钢铁洪流进行曲》之后,发现它们也有很强的交响乐属性。

央视主播、段子手朱广权和湖南卫视主持人陈超主持晚会

我之前就看过军星爱乐合唱团的演出,知道他们当过兵,又有过相关演出。他们一般是不做商业化晚会的,所以当时我们去邀请的时候,以军人情怀打动了他们。

此外,还是因为有了数据支持,所以我们可以照顾各种人群的诉求。比如在曲目选择上,《军歌嘹亮》这首歌,通过分析数据发现,喜欢这首歌的人群中年轻人居多,因为它是正能量的主旋律,我们可以用大家都能接受的音乐表演形式去呈现。还有,包括吴亦凡的《大碗宽面》,B站的鬼畜视频里大爷大妈也在跳他的舞蹈,暂且不考虑艺人的流量,它在B站的文化圈层里也是有土壤的,它本身的次元壁已经破掉了。还有主持人朱广权,其本身也是B站属性很强的主持人,能让大家产生共鸣。

排练的时候有交响乐团,也有专业老师指导,是一件被认真对待的事情。演出完,退伍老兵们感到很开心:“我们也会被年轻人热议,表演也会被点赞。”

红星新闻:提到主旋律,《亮剑》最先在B站上火,是因为各种鬼畜视频,剧中主角成为当年的鬼畜全明星,似乎是一个调侃的对象。现在,楚云飞演员张光北演唱《中国军魂》引爆全场,成了大家致敬的对象,这种转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二次元与主旋律融合的“结合点”在哪里?

五月天演唱《派对动物》

除了共情共鸣,在节目上,让音乐回归本质也是两者结合的点之一。

澎湃新闻:晚会的舞美设计也被点赞,你是如何打造晚会的视听效果的?

——BiliBili总导演宫鹏在谈到二次元与主旋律结合点时说到

宫鹏:不能说这台晚会的舞美是最好的,每个晚会都有自己的属性和特点。只是B站晚会的空间布局与舞美规划,符合节目的设定,支撑节目的表演。

宫鹏:这也是基于一种‌‌共情共鸣,大家都有这种爱国情怀。《亮剑》首先是从电视圈里“火”起来的,这部分大多是三四十岁、有一定情怀的人。反过来看,B站里的年轻人,两者其实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爱国。我们做的,就是把两者结合在一起。所以这个节目没有任何特效,场面很干净,朴实地还原大家的爱国情怀。

我们前后改了五版舞美设计。往往是,舞美出了一半去看节目,节目出来了以后我们再改舞美,舞美需要为每个节目而量身定制。

除了共情共鸣,在节目上,让音乐回归本质也是两者结合的点之一。

如何把交响乐和表演相结合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就是听觉和视觉的感官结合。

红星新闻:晚会播出后,方锦龙的节目受到追捧,观众纷纷在弹幕上留言“来补课了”。方大师的节目灵感源于何处?他与虚拟偶像洛天依“合体”的创意是如何想到的?

具体而言,体现在整个舞台的分配上,哪块给交响乐曲,哪块给舞美区。每个节目的视觉呈现都是定制化。比如,这个节目用火、瀑布还是冷烟火,有些节目完全是留白的,有些则是带动气氛的,这些都需要平衡。洛天依是虚拟偶像,不过之前我也合作过,这方面的技术成熟,前期策划精准,所以现场执行起来也比较顺利。

演奏家 方锦龙

澎湃新闻:这台晚会是怎么实现满足屏幕前的观众的?

宫鹏:方锦龙大师的《韵界》和《钢铁洪流进行曲》的走红,在我的意料之外。

宫鹏:确实,这个晚会主要是做给屏幕前的观众看的。第一版剪辑按照传统的晚会剪辑,导致交响乐和节目没有关联性,只是起到了伴奏的作用。

当时剪辑的时候,导演组内部也有分歧,有导演认为《韵界》这个节目有点太长了。根据数据分析,我认为方老师是B站用户喜欢“神人”。虽然我很坚持保留这两个节目,但同时也有些担心年轻人到底会不会喜欢。没想到,它竟是个爆款。

修改的时候,重新考虑了这个晚会的诉求——让屏幕前的观众看懂,看得舒服,这样才能感同身受。

虚拟歌手洛天依与演奏家方锦龙合奏《茉莉花》

在镜头方面也有所取舍,比如,《海德薇变奏曲》的落幅一定要在理查德•克莱德曼和城堡的关系上。镜头的规划和设计都要以播出为参考来规划。

洛天依此前也在各大晚会上表演过,一般是独自表演或与流行艺人混搭,我们希望她能有不一样的国风呈现方式,刚好方大师是国乐大师,所以就把两者属性优势最大化,洛天依以唱和虚拟为主,被称为“琵琶精”的方大师就是纯粹的琵琶弹奏。科技和传统结合,于是有了这么一个设计。

至于弹幕的设计,早先也有预想过。比如,张蔷和方锦龙的演出,策划的时候我们也测试了现场团队成员的反应,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有听过他/她的音乐。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希望大家看完节目以后都能去搜索。

音乐“次元壁”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B站跨年晚会“火”了?

被童年记忆击穿

宫鹏:说实话,B站跨年晚会到底是不是真的很“火”我不是很确定。

尽管晚会已经结束,但晚会的音乐总监赵兆内心仍有“嗨”的感觉。他与红星新闻分享了自己的感想,“这对于我们音乐人来说,真是扬眉吐气!”

但是,“出圈”是B站当时提到的需求,他们希望这个晚会不只是做给圈内文化的人看,不希望单纯复刻圈层内已有的UP主晚会、拜年祭等模式,而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晚会。

晚会音乐总监 赵兆

所以,有些节目虽然通过数据分析所得,但也不单纯属于某个圈层,而是考虑到不同群像、不同人的需求。

晚会很棒,也有些小遗憾

《魔兽世界》舞蹈秀

红星新闻:为什么选择加入B站晚会的主创团队?此前了解B站吗?

赵兆:之前我对动漫、游戏类歌曲一直很关注。而B站的调性,是通过这次合作才找到的。

导演组发出邀请之后,我第一反应是非常惊喜。‍说实话,接一个活很容易,但是能‍做一场这样的交响音乐会——有经典IP和一些艺人的加入,‍还有交响乐的可视化,这些概念在一起,对于我来说是‍真是可遇不可求。

我学过电影配乐,在中央音乐学院,‍是学古典、学交响乐的。做过乐团,‍也做过流行乐,所以说在流行和古典之间‍找到的平衡点,可能是我最擅长的事。‍

红星新闻: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有哪些挑战?

赵兆:我觉得挑战很多。首先,要把100多名的乐手、音乐人聚集在这个舞台上,‍能把这个曲子做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从编配、写谱子,‍到出demo,到最后排练,再到演出,对于一个职业音乐人来说,‍这都是不多见的。‍

因为用100来人的大乐队,再加上创意,编配,谱子,排练,和艺人合奏,现场真实演奏,包括监听,现场拾音,扩声都很不容易。这支乐队可以说是一个奢华的配置,复杂的配器。

排练现场

红星新闻:有哪些没实现的事,您觉得遗憾?

赵兆:
我们的创意,刚开始真的是天马行空。包括《星球大战》、《卡路里》,甚至包括漫威等等,很多IP我们都想过。比如说在方老师这一块,我们当时想要加入像《星球大战》的《帝国进行曲》,‍包括还想要加入《卡路里》、铜管五重奏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大家现在没看到。

我们前期准备时的一些idea,是非常有意思的。‍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完全呈现出来,有一些妥协。但是,还是在可能范围之内做到了最好。

借童年经典,引观众共鸣

红星新闻:很多跨年晚会,都是以演唱会为主,我们这次却大部分选择了纯音乐,是如何考量的?

赵兆:我们走这一步棋,‍其实比较冒险。演唱会因为有各种流量的明星,可能收视率等方面会很不错。‍但是,经典的IP,我觉得同样有着巨大的力量。

首先,b站晚会的受众群体,有动漫、‍游戏的基础,
‍然后我们又把能想到的经典IP通过交响乐团演奏的形式来展现给大家,这种方式,其实很难用语言来表达,但就是有个点,能击中观众。‍当你在听到《哈利波特》、听到魔兽‍的时候,你的心理状态是不一样的;被戳中的这个点,实际上是一种‍童年的共鸣。我觉得,我们可能打中了一种“情怀”。

著名钢琴表演艺术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在晚会中弹奏了《哈利波特》电影的经典曲目

红星新闻:除了共鸣外,您觉得还有哪些意义?

赵兆:我看到B站还有音乐区,经常有很多up主自己弹古筝、琵琶,吹笛子‍等等。‍我们用交响乐的方式,把这些up主凑在一起,做一台这样的晚会。‍我觉得某种意义上,给了他们一种希望。

上百人的交响乐团

很多学乐器的学生,看到这样的音乐会,他们会觉得,我学吉他可以演奏《魂斗罗》,弹琵琶也可以像方锦龙老师一样,这样一来,学习的兴趣也提高了。‍如果通过这样一台晚会,能把大家对音乐的喜爱带起来,就会更有意义。‍

我和方大师玩儿嗨了!

红星新闻:网上爆火的,是您和方锦龙那一段Battle,也被网友称为“神仙打架”,这一桥段是怎么从“0”变为现实的?

方锦龙与交响乐团众乐手们

赵兆:最开始,跟导演组有这么一个方案,邀请方老师来到节目中。我们就想,怎么‍能让方老师‍跟我们乐队“玩”到一起。

‍说实话,像《十面埋伏》或者其他琵琶经典曲子,对于方老师来说,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大师咖位了。‍但是我们想的是如何挑战,让大家觉得琵琶、二胡、‍笛子还能这样玩。‍

我定了三个方向。第一,要展现方老师的大师风范,让大家感受到国风的魅力,用琵琶演奏《十面埋伏》来开场;第二,我们要通过世界音乐,通过不同的影视作品,通过经典的“神曲”IP来“挑战”方老师,让大家觉得这是一种battle。‍第三,‍让我们再回到《教父》这种经典的旋律,让大家感受到,‍原来中西结合这么有魅力。

我希望,这个曲子能让人感受到这样一个过程:从敬畏大师风范,到对跨界“神曲”感到惊讶和有趣,再到回忆共鸣,最后是心灵的震撼。

赵兆拍摄的照片

红星新闻:您当时有顾虑吗?

赵兆:有。我跟方老师合作的这一部分,虽然我自己玩得很“嗨“,但其实我也一直在犹豫——这能行吗?‍一个‍民乐和一个交响乐,没有对白、没有歌词,能撑得住吗11分钟?担心不能让大家喜欢。

‍我真的没想到这么火。所有乐手100来人,包括方老师和我,都不是‍张嘴唱歌的人,也没有什么流量。后来我跟方老师也聊过,我们都觉得这是个特别好的一件事,而且能弘扬中国文化。对于音乐人来说,这是扬眉吐气的感觉!‍

红星新闻记者 彭祥萍 王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