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不苦不在乎,我只愿为一个真实粉身碎骨

另外,游戏里并肩作战的战友若是在现实中相遇,依旧还能保持良好的友谊关系,真的很令人感动,不容易。

「关于自己」第三把钥匙的线索:《冒险游戏》里的秘密

男主团队等五个人拿下公司以及游戏,和刀剑神域一样是个在游戏中逆袭的游戏天才,但是最后游戏只在周二周四开放或许是想让大家避免走哈利迪的路,回到现实中来,但是男主在游戏中逆袭,获得爱情和金钱却限制别人玩游戏的时长,多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很简单的道理,但又有谁愿意后退呢?

绿洲可以帮所有人实现闭门不出也能环游世界的梦想,肚子饿了可以点外卖用无人机送到家里,即便屋内空间狭小,但是绿洲里的世界广袤无垠。活在绿洲里,世界在眼里,屌丝变英雄,丑女变靓妞。

哈利迪最大的遗憾,就是失去了他唯一的朋友。在他一生中,奥格登莫罗就是那一朵玫瑰花蕾(《公民凯恩》经典象征符号),是赢得竞赛的关键存在。

图片 1

甚至让我们回想一下“庄周梦蝶”,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人生呢,哪一个又更有趣呢?

而是否可以进入哈利斯的内心世界,还要通过签约这一关。他最后选择放弃,因为这曾是哈利斯做错的决定,他不能犯同样的错误。男主和他的团队在最后获得了应得的权利,也不枉整个团队在游戏和现实里被双追踪这么久。

哈利迪在游戏中遇到一个姑娘——基拉,并且约了她见面。

冲着刀剑神域去看的头号玩家,事实证明值回票价。

绿洲是一个虚拟游戏,但是人们在其中可以有与在现实中没什么区别的身体感觉,眼口耳鼻身意,一切都可以在虚拟游戏中得到满足。而且在游戏中你还可以有更加精彩的生活,你可以遨游于星海,可以观看任何喜欢的作品,还可以参加各种刺激的比赛,甚至还可以一言不合就大杀特杀……你说,现实还有什么好的。

第一把钥匙,是倒着开车到终点线,不走寻常路才能获胜。这个关键点是在哈利迪的图书馆中找到的,馆长也是一个关键人物(莫罗本尊,西蒙·佩吉饰演)。电影里那段赛车戏,直接把我带入了一场真实的有障碍赛车游戏,在速度和激情中完美体验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奥格登莫罗:既然你造出了人们想要的东西,就得设定一些限制,制定规则。

2045年能源危机,所有人都活的岌岌可危,先是世界总是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在这种环境下,哈利迪开发出绿洲这款VR
潜行游戏,给玩家从现实世界逃出来的机会,在游戏里进行在现实世界中不能进行的淋漓尽致的生活,男主就是宅男之一,爱好游戏,偶像哈利迪,哈利迪在死的时候留下彩蛋叫玩家去找钥匙,之后就能继承自己的公司以及绿洲这款游戏,为此游戏的各个玩家展开旅程,第一场竞技是赛车,视觉盛宴,各种奇形怪状的车子,摩托,其中还有大家熟知的一些其他电影里面的道具,一场赛车看的大家是热血沸腾。而男主成功破解哈利迪的密码,拿下第一把钥匙。第二关是闪灵,话说真的还是挺吓人的,237号房的变老女僵尸,这一关就牵出另一位关键人物哈利迪女友基拉,哈利迪一生不善交际,只是技术宅,爱过基拉,但是没有勇气去亲吻基拉,最后基拉和自己的合伙人结婚,而自己唯一的朋友合伙人也离开了公司,在现实世界中剩自己孤身一人。第三关是找到一款FC游戏的彩蛋,这时大反派索托的公司IOI控制区域,准备掌控绿洲,来开始他在实习的时候就想着的充钱青铜白银计划(多少有点像腾讯),但是绿洲原有玩家不同意这种做法,一起开始抵抗,看到了高达大战哥斯拉,各种混战还是特别爽的,IOI的人只知道通关游戏,而真正的破解方法是找到彩蛋,男主与反派经过几次氪金道具的对决之后站到了游戏机前,通过考验成功拿到第三把钥匙,男主成功的走向了人生巅峰。

我想如果有这样一款游戏我大概也会投入其中的,世界对我来说就是感觉的集合,既然能在虚幻中得到更多,那何乐而不为呢。当然了,前提是我得健康地享受这一切,所以毒品什么的是不考虑的。

——————————————————————————————————

一个创作者最想对使用者说的话是什么?我想,应该就是这一句“谢谢”了。因为他们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内心都通过创造出来的介质来传递了。

这种题材的小说电影挺多的,但是斯皮尔伯格能拍出来,特效还做的如此精美,一个72岁的老年人,能拍出这样对未来游戏工具畅想的影片,视觉盛宴,真的是很棒,像我这种刀剑神域的老宅,看到这种可以在身临其境的游戏中去挑战,去宣泄,去养成,去完成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真的是很爽。强烈推荐。

哈利迪曾和基拉有过一次约会,那次他本有机会向基拉表明心中情意的,可他却没能勇敢迈出那一步,我想这是所有孤独的暗恋者的通病。对哈利迪来说,那一次约会是他一声的遗憾,因为他没能迈出那最后一步——亲吻基拉。而在阿尔忒弥斯最终走到游戏中虚拟的基拉面前时,基拉却说:“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

文/叶秋臣

哈利迪弥留之际(葬礼布置参考了《星际迷航》),宣布将巨额财产和绿洲的所有权,留给第一个闯过三道谜题找出彩蛋的人。

影片最后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孤独想逃避现实的技术宅哈利迪,抛弃现实,沉迷自己的幻想之中,建造起自己的世界,最后的一句“真实的世界才是真实,只有在真实的世界才能吃饭和睡觉”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他对自己的一生是后悔的,没有在现实世界中抓住自己的女友以及唯一的朋友,但在我看来他这样的人生也挺有意思的,他创造了一个世界,一个能满足人精神需求的世界。

这就是我从虚幻的一切中得到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叶秋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45年,农作物大减产,网络大拥堵,现实世界令人崩溃失望,人们停止尝试解决问题,仅仅是活着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国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对我来说,这部电影以及原著还探讨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虚幻与现实,哪个更美好一些。

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不应该用游戏来做一个与自己一样孤独的人,他在绿洲里放了一个彩蛋。彩蛋是惊喜的,但不应被套路。虽然吸引玩家的是游戏的控制权,但实际在找自己的接班人。好像《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一样,赢了就能获得大多数人渴望的金钱,但最后其实是继承自己热爱游戏的梦想。

几年后,基拉在现实中嫁给了他的好友奥格登莫罗。

如果人生是一场游戏,那么我只要为了乐趣而活。

叶秋臣看电影的时候,真的很想有那么一刻,永远在游戏里享受这种快感,再也不出来了。那种感觉,差点分不清游戏和现实的差别。游戏这么美好,我又何必回到现实?这样完美的幻境,现实里要努力多久才能获得?

一个憎恨自己发明的发明者。哈利迪几乎是这个虚幻世界的主宰,但他并没有为所欲为。哪怕是因为喜欢跳舞的基拉,他创造了一个错乱世界这样的舞池,也没迈出走向她的那一步。

被誉为“极客圣经”的《玩家1号》在大荧幕上和观众见面了,在大家乐此不疲地寻找电影中数量庞大的彩蛋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些别的无聊的东西。

第二把钥匙,是这个天才最遗憾的一段感情。他把这段感情藏在《闪灵》这部电影中,让她在僵尸群里面跳舞,玩家需要打败这些僵尸,邀请她跳舞才能获得。这里关于《闪灵》的片段,双胞胎小女孩、237房间里的女僵尸、血海……叶秋臣也是在手指缝里看完的,哈哈哈。

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但是他的主创却从未离开过现实。从剧中展开三把钥匙的线索就可以看出来。

不如后退一步,寻回“初心”,再向着理想的样子前进。

这个天才帮所有逃避现实的人建造了一个避难所,在现实里即便多么不如意,在游戏里都能获得自己的美好生活。但哈利迪自己都没能过上完美的一生,又怎能给其他人搭建一个完美的世界?他们还是忽略了一点,即便游戏里与现实相比已经被美化太多,但依旧存在阶级差距,那就是RMB玩家和普通玩家的区别,是金钱上的差距。这样的差距,体现在摘下眼镜时现实生活与游戏世界的迥然不同,精神落差。通过男主获得大量奖金后购买道具时就能看出,这些都是他平日里梦想但却得不到的。

哈利迪:我不想制定什么规则,我是一个梦想家。我还是喜欢最初的样子,为什么不能后退呢?一次就好,往后退,速度要快,开到最快,油门踩到底,全速后退就像逆转时间。

看完《头号玩家》后我用了一天的时间看完了原著《玩家1号》,原著和电影的剧情还是有挺大出入的。可以说原著中关于那些八九十年代游戏电影音乐的描写大部分都变成了电影里的彩蛋,而寻找绿洲三把钥匙的过程也大为不同,原著中的关卡更多注重于作者所熟悉的那些游戏、电影以及音乐,满满都是不明觉厉的极客范;而电影中的三个关卡则……给我们讲了三个简单的道理。

首先,叶秋臣给五颗星。IMAX版本很爽,强烈推荐大家去看。

索伦托:詹姆斯 哈利迪已经死了。

寻找彩蛋需要先通过三道关卡获得三把钥匙,这个过程组成了电影的绝大部分剧情。

文/叶秋臣

正如哈利迪所说:现实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

但某一天,寻找彩蛋的计分板上突然多了一个名字——帕西法尔,也就是主角韦德在游戏中的角色。

注:文章原创首发于头条号「叶秋臣」,叶秋臣系头条号签约作者,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约稿合作请联系qiuchen_ye@163.com

影片中的反派诺兰索伦托是科技巨头IOI管理者在游戏中的化身。他拥有很多的钱、契约工、智囊团以及游戏的大部分道具所有权,但他还是输了。

第二关是在著名恐怖电影《闪灵》中完成哈利迪的一个愿望,那是他一生的遗憾。哈利迪一直是一个孤僻的宅男极客,他酷爱游戏、电影、音乐,却无法与人分享他的快乐。他有一个朋友——奥罗,却与他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结婚了。所谓此生唯一,就是说,当他失去那个名叫基拉的女人之后,他孤独终老。影片中女主阿尔忒弥斯也说“他是一个可悲的人”。

彩蛋的获得前提是三把钥匙,自然引得玩家疯狂追逐。但整部电影都在告诉我们,你要彻底了解这个游戏的发明者,彻底体会他的所有情感,才能通关,才是他的知己,才是合格的接班人。但若是盲目地想去赢,好像诺兰(本·门德尔森饰演,反派叫诺兰哈哈哈)那样组建一个团队去破解,依旧没有用。任凭你有再多的金钱,最终都敌不过一颗想要放松玩游戏的真心。因为这个诺兰只想控制游戏后在里面放上各种小广告来导流量赚钱,所以他注定永远不可能是绿洲的主人。

图片 2

当然也有可能被拒绝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面比较酥麻的剧情是关于胯部嵌入敏感纤维的情节,一是阿尔忒弥斯(奥利维亚·库克饰演)对帕西法尔的调情,二是帕西法尔攻击反派时那种痛彻心扉的疼痛感。另外,高达变身、所有玩家被灭后额外多出一条命……都是亮点。里面彩蛋太多,已经有大神详细写过,叶秋臣也不够专业,就不再赘述了。

帕西法尔选择在每周二和每周四关闭绿洲,让人们回归现实。

真的有人能找到钥匙,这让所有人再次发狂了,他们再次加入到了这场寻找彩蛋之旅中。

就这样,男主通过逆向思维获得了第一把钥匙。

「关于友情」第一把钥匙的线索:2029年 社交游戏公司 办公室派对

说真的,对我来说,玩游戏就是去经历各种各样的精彩人生,现实太过无趣,唯有在游戏中才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但我马上发现自己错了,因为我看到一个小男孩拉着自己妈妈的衣角,因为锅上的饭已经烧糊了。但他妈妈依旧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不能自拔,那一刻我才发现,还是过好现实里的日子更重要。

帕西法尔在看了一千遍这段录像后,终于悟到关键密码,在赛车比赛中选择全力后退,开启了隐藏通道,获得了第一把钥匙。

哈利迪说,现实是唯一可以让我填饱肚子的地方。

孤独不苦不在乎,我只愿为一个真实粉身碎骨。

这在他第一次与帕西法尔对话的时候就已经埋有伏笔。

《头号玩家》讲述了未来出现了一款超级逼真自由有趣的VR游戏——绿洲,在世界日益衰败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进入虚拟世界以逃避残酷的现实。绿洲游戏的创始人哈利迪在去世时向全世界的玩家宣布,只要第一个找到他在游戏中留下的终极彩蛋就可以成为绿洲的主宰,还会继承他庞大的财产,一举走上人生巅峰。这一遗嘱让全世界的玩家都为之疯狂,所有人都想要找到那个彩蛋,但是五年时间过去,没有人能获得任何进展,于是相当一部分人不再关注这件事,继续他们放肆恣意的游戏生活。

故事的背景在2045年,美国的俄亥俄州。人们住在简陋的房子里,杂物堆得到处都是,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而烦心。因为一个VR游戏,叫做“绿洲”。

我以为这就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第一关是一场亡命赛车,人们需要通过一条充满了陷阱的道路到达终点。但是这是一场无法胜利的比赛,即使有人能跑到终点之前也会被金刚给一把抓住然后捏个粉碎。帕西法尔在仔细观看了哈利迪生前的一个录像之后发现了哈利迪留给玩家的线索——有时候不如倒退一步。所以他在下一场比赛开始时直接倒车,然后就像卡bug一样进入了赛道地面之下,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终点。

游戏,只是生活的一个彩蛋。

哈利迪错过的,就是最后一步。

然后呢,哈利迪也就真的除了在现实中吃喝拉撒以外全身心都投入了游戏当中。

整个观影过程里,大家数度鼓掌赞赏,大师就是大师,作品非同凡响。其实有时候看电影就是一群孤独的人坐在一起,将孤独聚成狂欢。如《叶子》里那句台词,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不论是电影里的VR游戏绿洲,还是看电影时让自己从现实生活中的短暂抽离,最终都会回到现实的真实。

把彩蛋交给帕西法尔后,儿时的哈利迪打完了一盘游戏,和老年的哈利迪一同向门外走去。

所以啊,如果真的喜欢,就请勇敢说出来吧……也许TA也在等你。

看到这里时,已经发现哈利迪是个不喜欢创造规则的梦想家,所以他创造了绿洲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让赛车都不必找停车位,只需要缩小带走,比哆啦A梦的缩小灯都方便。

图片 3

最后一关也是全剧的大决战,是高潮所在。玩家需要在一个游戏机前选择一款玩游戏,然后才有可能得到最后一把钥匙。这一关的精髓就在于,玩游戏究竟是为了什么,除了乐趣,再无其他。在那一款世界上最早被发现藏有彩蛋的游戏中,玩家并不需要通关,他只需要在一个房间里随便转转,就可以发现一个小小的像素点,将它带到一个隐藏房间中就能发现制作人的名字。

原来这些人做游戏,都是在找自己。

而影片最后,我觉得也很有导演后期的电影风格:关于无论发生什么,一个男孩总要成长的逻辑。

是的,不需要费尽心思地去通关,你只需要随便玩玩,发现游戏中的乐趣就好了。玩游戏本就应该是这样的,这可能也算是导演对我们每一个玩家的忠告吧。

第三把钥匙,是找到第一个彩蛋发明者设计在小游戏里的隐形方块,并通过这个小方块找到创作者的名字,也就是在游戏里找到自己。又是一个孤独的人,一个孤独的天才,用另一个孤独天才的游戏,做了三把钥匙的最后一关。

《头号玩家》作为一部爆米花电影,无疑是成功的。它怀旧,但不煽情;它通俗,但不俗套;它科幻,但又无比的贴近现实。每一个动作画面都足以让人肾上腺素激增,心跳加速。埋在片中的无数彩蛋的无缝对接,也让一些影迷、游戏迷、音乐迷为之疯狂,大呼过瘾。抛开科幻和虚拟现实的外衣,剧情依旧是好莱坞式个人英雄主义的套路。影片中展现的随着现实世界的颓败,人们沉迷于虚拟世界的种种夸张行径,或许也会是我们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一直在前进的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初前行的目的,前方的路还是不是你想要的模样……

你可以选择性地在游戏里去忽略现实,但正如哈利迪在影片结尾中所说,只有现实才会让你吃一顿饱饭,那才是REAL的生活。

帕西法尔:哈利迪会怎么说?

但是没能迈出最后一步的遗憾,相信我,你不会想要的,那是你永远无法痊愈的疤痕。

最后,说说自己的感受。于我而言,《头号玩家》这部电影中那个玩游戏不是为了通关,而是享受过程的思维,与现实里的我是一模一样的。叶秋臣玩《红警》的时候就喜欢用尤里控制牛羊圈养起来,玩《剑侠情缘2》时会把狼群引到村落里溜达。玩嘛,就是玩个开心,太功利了,游戏也就不是游戏了。

詹姆斯·哈利迪看起来有些委屈,他好像难过的想哭:很好,我只是需要确定一下。

虚幻的游戏带来了冒险,带来荣誉,带来激情,带来友情,甚至还能带来爱情……这一切还不够吗。

然后,说说《头号玩家》里我喜欢的剧情。前方有大量剧透,请慎入。

图片 4

没错,你可以说我不思进取,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但叶秋臣喜欢这样的真实。

这个关卡的游戏场景在恐怖电影《闪灵》里,闹鬼的237房间,诡异的双胞胎,裸女僵尸,迷宫……他最怕的不是电影,而是亲吻一个女孩。

创造这个游戏的人,是一个孤独的人。孤独不苦不在乎,他只愿为一个真实粉身碎骨。这个人是詹姆斯·哈利迪,一个做游戏的天才,一个从小窝在家里玩游戏,找不到自己是谁的人。所以最后帕西法尔(泰伊·谢里丹饰演)的那句话,其实帮他找回了自己,才会让他有一瞬间的豁然开朗,茅塞顿开。他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但不懂得如何去迈出关键的一步,就此错过,也成了他一生爱情的遗憾。

图片 5

绿洲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游戏,带着设备后你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里面的你可以长得很帅很美,很强壮和很强力。大家在游戏里相见,在现实里相见却不相识。

帕西法尔使用钥匙打开了保险箱,走进了一个场景。这是最后一个测试关卡,场景里有一份文件,签署以后就可以拿到绿洲的所有权。

谢谢,谢谢你参与过我的生命。

在帕西法尔获得彩蛋奖励后,他选择与队员平分。

「关于爱情」第二把钥匙的线索:2025年12月2日,绿洲上线前的第六天

Movie简介

索伦托:我是个商人,请你理解这一点,但我得尽我的职责。我请你来并不只是为了让你帮我们找到那枚彩蛋,更是为了以后的事。

帕西法尔: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不是游戏角色,对吗?哈利迪真的死了吗?那您又是什么?

“有朋友的人,不怕失败”游戏里面共生死,现实生活共富贵。

真正的彩蛋场景,是哈利迪从小长大的地方,地上坐着打游戏的儿时哈利迪,他一直把这个场景留在自己的世界里作为陪伴。

索伦托使用毁灭之子道具让绿洲游戏中的所有人消失,只有帕西法尔通过复活币活了下来。

大多数人选择将救赎的希望寄托于绿洲,戴上VR设备就可以进入这个与现实形成强烈反差的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唯一受到限制的就是想象力。人们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不管做什么,都在绿洲里完成。

还有化身元祖高达RX-78-2和机械哥斯拉决一死战的大东和世界上最厉害的11岁网瘾少年修。

任何游戏都要回归现实,这是肯定的。就算是在绿洲中,人们心目中的超级英雄帕西法尔,在现实生活中只是一个生活在贫民区集装箱内的普通人,他害羞、不合群、毫无存在感。他的自信、勇敢、机智,都是18岁的少年韦德·沃兹在游戏化身的属性。

哈利迪:我创造了绿洲,因为现实世界从来都无法给我家的感觉。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和现实的世界的人交流,我一生都怕与人交流,直到我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的那天。就在那时,我意识到虽然现实令人恐惧和痛苦,但它也是唯一可以美餐一顿的地方,因为现实是真的。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我想我们在惊叹于这个奇幻世界的同时,也要注意到绿洲的创始人詹姆斯·哈利迪在这款游戏几乎没有创造新的旗帜人物,所有的一切人物、设定、场景都是来在于他在现实世界看的电影、书本和歌曲,他把那些不善表达的喜怒哀乐与现实文化进行了融合,像是珍藏回忆一样全部留在游戏里。

鬼才哈利迪一生很少用语言来展露内心,于是他把自己的大脑记忆(资料来源于家庭、保姆、办公录像以及所有看过的电影)精心整理做成三维立体录像,在游戏中作为档案馆开放给游戏猎手。

绿洲最好的机械师,他的好哥们埃奇其实是个黑人女孩,在帕西法尔想要和阿尔忒密斯约会的时候阻止,并且苦口婆心的劝道:“她也许是个250斤的胖大叔?住在他妈妈的地下室里,名字叫做查克。”

图片 6

难得知己,遇到那个懂你的人,真的是得之有幸。

帕西法尔:问一下你们自己,愿意为绿洲而清零吗?愿意战斗吗?我是前五名的帕西法尔,以阿尔忒密丝为名,以埃奇为名,以大东和修为名,请求你们来死亡星球加入我们。以詹姆斯
哈利迪本人之名,帮助我们拯救绿洲。

为此,詹姆斯·哈利迪和奥格登莫罗创建了社交游戏公司,给了人们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

当然,尽管现实残酷又糟糕,但头号玩家毕竟不是游戏人物,必须要从游戏中脱离出来。

《头号玩家》中有不少高能时刻:《金刚》里的花式打赛车;阿尔忒密斯在赢得第一场比赛后伪装成《真人快打》中的Goro;在Overlook剧院的《闪灵》双胞胎;帕西法尔在战争中想电影《情到深处》男主角一样双手举起收音机;《光环》游戏中的系列武器;机械哥斯拉和高达的计时对决;帕西法尔在与索伦托最后一战中使用了隆的波动拳……

而这个档案管的管理者奥格登莫罗,是绿洲游戏的另一个创始人,哈利迪唯一的朋友。

尽管为爱情遗憾终生,但哈利迪更尊重友谊,他删掉了所有关于基拉的记录,只留下了这一段寒暄和基拉的去世日志。这些,奥格登莫罗并不知情,并打赌输给帕西法尔一枚25分的复活币。

阿尔忒密斯在游戏里活得也很真实,尽管错乱世界的舞池让人沉醉,但在男主给她告白时,她依然试图让他清醒:“我本人其实不长这样,这不是我真正的身体。你不了解我任何事情。”

图片 7

对真正热爱绿洲的人来说,哈利迪他死了,但是他在作品中活着,他依旧在守护着绿洲。

还有男主角帕西法尔在游戏中得到的不仅是钥匙,还有跟随游戏线索「关于友谊」「关于爱情」「找到自己」获得的现实生活。

该片根据恩斯特·克莱恩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一个现实生活中无所寄托、沉迷游戏的大男孩,凭着对虚拟游戏设计者的深入剖析,历经磨难,找到隐藏在关卡里的三把钥匙,成功通关游戏,并且还收获了网恋女友的故事。

帕西法尔:我以前来这里是为了逃避糟糕的现实生活,可我留了下来,跟你们很多人一样。因为我找到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我找到了目标,找到了朋友,而且,我找到了爱情,我知道这有些老生常谈。

也许真没想到的找到钥匙的阿尔忒密斯是个女孩。女人其实在爱情里面比男人敏感多了。她们很早的走到了终点,等着对方一步一步的接近她,而男人也许到最后一步才会明白。

图片 8

詹姆斯·哈利迪有些诧异,却也不愿多谈:所以是你找到了我的翡翠钥匙,真没想到……走吧。

《头号玩家》是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扎克·佩恩、恩斯特·克莱恩编剧,泰伊·谢里丹、奥利维亚·库克、西蒙·佩吉、本·门德尔森、马克·里朗斯、T·J·米勒主演的科幻冒险片,于2018年3月3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帕西法尔:沃伦罗
宾奈特为《冒险游戏》而自豪,他想让人们知道是谁把它发明出来的,所以他才发明了第一个电子彩蛋。而找到它,你甚至都不必取胜,你只要随便打,到处搜索在房间里找隐身点。当你把隐身点带回到主屏幕,你就找到了电子游戏里的第一个彩蛋——发明者的名字。

阿尔忒密斯接近基拉,向她伸出手,邀请她跳舞,获得了第二个把钥匙。

他在空无一人的绿洲里认真的打游戏。

图片 9

图片 10

詹姆斯·哈利迪欣慰而感慨:是我的荣幸才对。

哈利迪:她想去跳舞,所以我们看了一场电影,根本就没有猛料。

走廊的有一张黑白舞厅合照。阿尔忒密斯找到舞厅,在《混乱豪宅》里的僵尸舞者里找到基拉,很多年了僵尸也腐烂了,但基拉依旧被设定的年轻美丽。谁说哈利迪热爱创造虚幻呢?即便是在游戏里,他也明白基拉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我觉得,哈利迪就是这个彩蛋。他给这些在游戏中来来回回的人一个最关键的信息,就是回看现实。当你真的明白现实有多重要的时候,游戏就要结束了。

帕西法尔:这是不对的,这个文件,这支笔,这就是哈利迪让莫罗卖了自己。在社交游戏公司谈股份的时候,那是他一生里最大的错误。他知道这一点,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会犯和你一样的错。

基拉:知道我等你这个邀请等多久了吗?

图片 11

这三把钥匙并不是轻而易举能找到的,他仅仅留下“藏在迷宫正中的一个黑暗的房间里”的线索,自此引发了一场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

哈利迪:再见,帕西法尔。谢谢,谢谢你玩我的游戏。